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昭交动态

古稀之年忆大关

来源:云南昭通交通运输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发布人:admin   发布时间:2019年8月7日   点击:188次

今后,无论我走到哪里,大关都是我记忆中永远抹不掉的地方。因为,它在我的一生中,记忆太深了。

八岁那年,我读小学二年级时,就学会一首民歌,几乎随时都在唱。歌词是: "昭通出来平洋洋,闸上赶场婆娘王。钻沟丫口抬头望,五马海的店子不成行。" "三寨下雨四寨晴,毛雨淅淅罗汉林。香烟袅袅出水洞,杨柳沙坝李子坪。" "栅子门前打一杵,抬头望见大关城。进南门,出北门,凹腰广上闹沉沉"

从那时起,我对大关的地理位置和热闹情景就有了一定印象。随着年龄的增长,我才逐步明白了,我们所唱的歌词,其实就是历史以来就流传在"五尺道"上,用昭通至大关所要经过的地名编成的一首民谣。

我的出生地,在昭、彝、大三县结合的乌蒙山中,那里是一个较为贫穷的苗族村庄,农作物只生长荞麦和洋芋,人们的生活极为艰苦。

在我记忆中印象最深刻的一件事是:"一头小猪换两碗凉粉"1958年,我有一户亲戚居住在深山老林中,因单家独户,他家养了一头母猪,下了四头小猪,好心的亲戚偷偷地送给我家7.8斤重的一只小猪,希望我们喂几个月后杀了改善一下生活。可是,小猪进家还不到三天,就被合作社的社长发现了,母亲无奈,只有决定将小猪背到玉碗去卖了,免得惹出麻烦。但是,谁背去卖呢?父亲刚去世不久,母亲又不敢离开,卖小猪的担子就只有落在我身上了。

当时我刚满11岁,身子骨很结实,上山打乌是我的强项,可赶街之事还很少经历,不过,心中由于想看"大关城是个什么模样,还是下决心去赶玉碗,又听母亲说,跟我一起去的陈三爷也要到大关,只要小猪能卖两、三无钱就够我吃住的开销了,我十分心奋"

第二天一早,用麻绳织成的网兜装上几个烧洋芋,背着小猪和同村的陈三爷出发了,太阳还未当顶,我们就到了玉碗街上,街上虽然有了一些卖东西的人,可是卖的都是棕衣、草鞋之类的,根本见不到卖猪、卖羊方面的,我们只好选一个位子放下装小猪的背箩,陈三爷叫我在这里守着卖了,下午他带我去大关。

从太阳当顶到偏西,没有一个买主来问一声,只听路过的人议论说:"这个年头那个还敢喂猪哟!"这时我才慌了,小猪没人买,肚子也饿了,大关去不了,总得要回家呀!这时,灵机一动,突然想到一个卖凉粉的,我提着背箩走过去,很客气的说:"姐姐,我妈在那边卖东西,叫我来吃碗凉粉,给她送一碗过去。"姐姐点点头,很快将两碗凉粉放到我面前。眼看目的达到了,心中暗暗地高兴,便狼吞虎咽地吃完一碗后,提着空网兜,端起一碗凉粉又很客气的说:"姐姐,麻烦你帮我看着小猪,我去找妈妈拿钱来给你",姐姐点头说:"没事,你去吧。"可是,这位善良的高山姐姐,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这位可怜的弟弟这一去再也不会回来了,这头小猪的命运如何,再也不得知晓。

小时骗人,这确实不应该,但总算填饱肚子能回家了,还为妈妈带回了一碗爽口的荞凉粉。母子俩边吃边议论着今天的事和今后的日子,妈妈说:"你一定要好好读书,将来当了同志,穿上四个包包的衣服时再去看大关,我也学着煮这样的凉粉到玉碗去卖,说不定还会遇上这个好心的姐姐呢!"从此,我的学习更加努力了,暗自下决心,一定要早日走进大关城进南门、到北门、凹腰街上看人群。

四年后,"苍天不负有心人",我以优异的成绩,被昭一中录取,当时全乡被录取的初中生只有三个,其中一个是我舅舅家的儿子我表弟施绍奎,他们家住五寨村,离大关要近一些,从他们家出发,经过"罗汉林、出水洞、杨柳树"就可到玉碗,再经过"李子坪,棚子门"就进入大关。

当舅舅知道我很想见一眼大关城的心事时,便对表弟说:"绍奎,你老表都十四、五岁了,还没到过大在,你已经去过两次了,趁着你们还没有入学,他也难得来我们家一次,这次你就陪他去看一下大关城吧!我给你们俩八块钱就够两天的吃住了"

听完舅舅的安排,我激动万分,早早就催着表弟睡觉了,明天好早点上路。

梦寐以求的一天终于到来了,我们随便吃了饭就出发了。一路上,两人对唱着"五尺道"上流行的民谣和赶马歌等等,不知不觉就到了玉碗街上,这时,太阳刚到人头上,是气温最高的时候,可能是触景生情的原因,加之肚子也在饿了,于是我提议,到玉碗街上息息,顺便去看看那位卖凉粉的姐姐是否还在卖凉粉,如果在,还得好好谢谢她。

走了一个遍街,都见不到那位姐姐的身影,心情十分难受,表弟看出了我的心思,因为三年前卖小猪的事我早就和他讲过,他风趣地劝我说:"不用找了,也许人家都当红娘了,还卖什么凉粉哟,找家饭店吃点饭,早点进入大关城才是我们的目的地"

每人吃了一碗八分钱的大米饭,五分钱的白菜豆腐汤,便向大关城出发了,经过李子坪,垮过灵官岩,转眼就到了栅子门。放眼望去,大关县城尽收眼底,翻过黄家坳,眼前呈现的是大片大片的梯田,对于常年居住在荒凉贫脊的黄土高原上的人来说,眼前出现的是人间仙境,我情不自尽地对表弟说:"大关看来是鱼米之乡呀!这次能上初中,就是我俩的福气了,努力吧,今后功成名就了,我俩就来这里"倒插门"算了,听说大关的姑娘特别漂亮。惹得表弟哈哈大笑说:"你想得好美,人家田坝子的姑娘哪个看得起我们这些高山娃儿嘛。"我不服气地反驳说:"你不要不服气,如果我们当了老师,我们就要求分到大关,凉山人体质好,能文能武,教书种地两不误,还不把她们都喜欢死了。"

说话间,我们不知不觉就到大关城,第一件事就是找间便宜的旅店,表弟说,他们以前住过的龙家店子最便宜,只是要从南门街走到北门街,我想,这不更好吗?正好全城都可以看一眼了,于是就决定住龙家店子。

边走边看,眼前所见的都是我有生以来从未见过的东西,表弟已到过大关两次,他边看边介绍着,这是打鱼用的鱼笼,那是安乌用的乌笼,这是照明用的马灯,那是打乌用的弹弓,他所介绍的,都是我们最适用最喜爱的东西,可是哪里有钱去买呢?舅舅给的八块钱只能够我俩的吃住开销,不敢乱用一分。

想看大关县城的目的也实现,加之步行一天的劳累,我们到一个叫人民饭店的地方每人吃了五角钱的菜饭便回到店子进入了梦乡,第二天醒来,太阳也照到了金龟山。为了早日到昭入学,我们没在大关多留,只住了一夜就返家了。

回到家,把大关之行的所见所闻向妈妈细说了一遍,妈妈特别高兴的说:"只要儿子有这样远大的理想,我就放心了,我再苦再累,就是进山挖药材卖,也要供你读书,将来一定要实现你的愿望。"

初中只读了一年半,由于母亲一人实在找不来供我读书的费用,一名好心的副区长王国祥(苗族)安排给我一份好差事,--吃国粮的信用社会计兼赤脚医生,其理理是:"我是该村唯一的一个初中生,这名额非我不可"。从此,我们母子的命运彻底改变了,母亲也同时当选为村(大队)妇女主任,虽然吃的是机动粮,总算有了固定收入。

两年后,由于工作出色,我们母子都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为党兢兢业业地工作。一年后,我便从信用社会计提为乡党委宣传委员(公务员)副乡长,代理乡党委书记等职。数年后,我调往大关,从事着交通运输工作。小时候的梦想和成人时对大关的怀念都一举实现了。

到了朝思梦想的大关,我们充分发挥各自的特长,为党的事业忠心耿耿,百般努力,让一个即将倒闭的小型运输企业起死回生,发展壮大,接管时的三辆大客车和一辆货车改装的大篷车发展到了23辆大客车,十多间土墙房换成了五层高的"迎宾楼",当时只能服务县内的客运线路延伸到"上至昆明,下通宜宾,南到永善,北达彝良",让大关人民生产生活的大动脉一直正常跳动至今。

不过,人生道路也是十分曲折的,当我自认为自己也功成名就应该退位多苦点钱扶养孩子时,家庭发生了一场较大的变故。在大关县运输公司奋斗了十余年,迎宾楼生意红火,客运线路稳定,22辆客运车运行正常,大关至昆明客流量不断增大,为了缓解这一矛盾,公司决定从沈阳丹东接来一辆准载62人的"黄海牌"大客车试运昆明线路,但因当时路况较差,车辆庞大,十分难找驾驶员,为了确保安全运行,我只好离开领导岗位,凭借自己的身体条件和驾驶技术,便成了这辆车的专职驾驶员,从事客运经营工作。

现在,回忆起半个世纪以来大关山城的变化,用翻天复地这个词来形容可一点都不过份,因为它,不仅只是一般的变,而是一种巨变,山变、水变、城市变。过去一条街走遍全城,现在变成了四街两路八大巷。即:南门街、北门街、辕门街、文化街、顺城路、龙洞路和连接各条街道的八条巷道。街道变了,房屋也变了,过去的土墙房、瓦房99%的都变成了高楼大厦。

这些变化都是我眼见目睹,并一手一脚地参与形成的。所以,不用说因某种原因离开大关,就是死后,也忘不了我的第二故乡--大关。(作者:冯兴祥

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13 云南昭通交通运输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滇ICP备13003412号

地址:昭通市昭阳区龙泉路250号 电话:0870-2165316 传真:0870-2165526

网站建设技术支持:昆明天度网络公司

涉密不上网,上网不涉密